盾构机的眼睛
  作者:胡国旗  时间:2018-12-28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设计人员是将地面上的东西搬到纸上,对测量员来说则是把图纸上的东西还原到地面上,精准地找出每个动工点。

在三公司成都地铁6号线项目动工现场,总有一个人在各种仪器设备间穿梭,无论烈日当空,还是阴雨绵绵,他的身影从不曾离开。他,就是盾构测量负责人李康,1985年出生,他从事测量工作9年,从15年开始他专门从事地铁项目测量,被同事们称为“盾构机的眼睛”。

自2015年起,他先后参与了成都地铁10号线、成都地铁5号线的修建,他的测量工作由此从地上变为“地上+地下”。

 修建地铁,盾构机必不可少,这台大机器根据测量员测出来的数据进行操作,稍有偏差就可能碰到水电气等管线或者碰到桥桩、大楼地基。

 地铁动工是两头挖空后进行,必须保证盾构机从一头进入后从另一头已经挖好的坑道出来,一旦测量有偏差导致盾构机出不来,则会导致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损失。

 如何保证动工不会出现这些偏差、失误,就需要测量员每一次都精确测量。

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盾构测量工作者,85年的盾构测量负责人。

今天,他像往常一样起床,洗漱,吃饭,点名,然后到工作室,等人员到齐后根据昨天的动工进展情况安排今天的工作任务,之后便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 入四个盾构机,三个区间,其中红天区间2.1公里,是他参建过的盾构隧道中最长的一个,是工程中精度条件比较高的地方。一分一毫的差距都会导致不可挽回的损失。所以在工作中一直都是高尺度的条件自己,一定要做到“粗中有细,精益求精”,不能有一点懈怠。

他主要工作的内容是负责两个区间,四条线。他们上午的工作主要是一条线要换站了,几个人分两组,一组安装吊篮,一组准备换站。这样效率比较高,前面安装完了,后面立刻开始换站。

由于其中一个区间即将贯通,距离比较长,里面又只能靠步行。

在传帮带方面,李康十分严厉,大声指挥年轻的测量员, “不用用脚踢脚架”、“即使刺眼也不能用帽子遮全站仪,要用纸板挡阳光”……

在地铁工地测量一点也不比在野外轻松,有时要背着30斤的设备上上下下来回爬台阶,在区间里走二公里,每天的步伐都在14000步以上。

盾构机动工的隧道里,温度高达40多度,测量员和其他作业人员即使汗流浃背也不敢喝水,因为地下空间密闭,靠外界输氧换气,不能随地上厕所。

庞大的盾构机上只有一处勉强能蹲下来的空间供测量员工作。测量时间长了,浑身酸痛。

白天的工作完事了,晚上的工作接踵而至。

吃过晚饭,他换上运动服还是要和同事打会篮球来释放一天的辛苦。打完篮球,洗个澡,继续到工作室加班。

首先根据现场的情况先想想明天都有什么工作需要做,提前先规划好。其次是完善内业资料,由于测量专业性强,无法配专职资料员,一切测量资料都需要自己来完成。

他加班到12点中,害怕打扰其他同事,他悄悄的开门,也没有开灯,他有着一颗善良的心。

当然每天的工作也不尽相同,有时因为工期紧需要连续十几小时甚至昼夜连班。

即便是他疲惫不堪,他也丝毫没有懈怠,每次测量都要确保数据的精准,因为这些都是最宝贵的原始数据,数据的准确与否直接关系到工程的定位和结算数据的准确,稍有一点差错就会给单位造成损失,不容有失。

这就是他作为一个普通的测量员的平凡的一天,真实的一天,平凡而普通,就好像滚滚黄河里普通的水滴,那么的微不足道却又是必不可少,正是因为无数的水滴才汇成了奔腾不息的黄河,滚滚东流……

虽然测量工作比较辛苦,但是他们每天都过得很充实,看着工程的不断推进,直到最终的顺利完工,他们见证了它从开始到竣工的过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