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着泥的工作本
  作者:陈福得  时间:2018-04-11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       一身汗两腿泥,在项目部见到程元露时,他刚从工地回来。

       近几日南昌的天气阴晴不定,温度忽上忽下,上半天大雨倾盆,下半天艳阳高照。

       程元露所在的南昌巷口祥和嘉园项目年初刚上场,目前正在进行桩基动工。南昌多变的天气给他们的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麻烦,“天气一会儿冷,一会儿热,都不晓得穿啥衣服”,顶着中午的烈日,说话间,汗水正从他两侧脸颊上不断向外溢出。南昌多雨的天气导致桩基动工现场泥泞不堪,“每次从工地回到项目部,脚下的雨靴已经上了一层厚厚的腻子”,程元露一边擦着满是泥点的衣服,一边打趣的说道。一阵风吹过,放在一旁的白色笔记本上,红黄相间的泥土在写满笔记的字里行间显得格外清晰。

       2016年8月,带着成为工程师的梦想,从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毕业的他,走进了大山,来到了石黔高速项目。初到项目,周围荒凉的山村、崎岖陡峭的山路浇灭了他心中的热情。晚上躺在宿舍床上,他心里既失落又迷茫。当初原本可以选择回家找一份稳定工作的他,怀揣着“做一名出色的工程师”的理想,放弃了“工作室里的安逸”,来到了动工单位。

       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这是程元露经常提及的一句话,与很多人用这句话来自我安慰不同,他这样想,也在这样做。

       刚到石黔项目没多久,因公司黔江南互通改造项目正值大干,他被借调过去帮忙,一去近五个多月,等他再次回来时,“白皮肤成了黑皮肤”,只不过,此时崭新的笔记本上已经记录下他学到的点点滴滴。

       回到石黔高速项目,他负责扶手岩隧道、千担坡隧道片区动工。“你要是自己不懂,工人就按照他们的来,你说了他们也不会听”。于是,他每天背着书包,带着尺子、图纸和工作本,一趟趟穿梭于隧道之中,在隧道掌子面上不断摸索隧道超欠挖控制问题,“控制超欠挖主要就是减小炮眼间距,控制钻眼角度,控制药量,分段装药”。一年下来,隧道动工的各项技术规范他已经了然于胸,“项目前期要跟工班签定协议(超方)并施行,动工过程中跟工班一起探讨实践出切合动工的装药量和炮眼间距、角度”,在他已经被泥土折磨的“面目全非”的工作本上,记录着他的治理经验。2017年9月26日,来自重庆市交委质监局和所辖26个区、8个县、4个自治县质监局的培训班学员来到扶手岩隧道,实地观摩隧道动工情况和光面爆破效果,并在此隧道掌子面方位张开教学活动。

       今年年初,他从重庆来到南昌,开始从高速公路跨行高层房建。“房建相对于高速公路来说图纸上呈现的东西更少一些,主要是房建的工程量没有直接给出,需要学习更多的图集、规范,所以更需要学习、了解和掌握”,在他的桌面上,一本厚厚的动工图纸已经跟他的手掌一样,粗糙而有质感。谈到下一步的打算,他说要赶紧走完这个学习的过程,争取早日出师。“祥和嘉园项目为EPC模式,投资额近16个亿,要干好这个大项目,还有很多功课要做”,现在,他是该项目技术主管之一。

       一年多过去了,循着自己的初心,他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选择了坚持,用泥土慢慢浇灌自己的理想。“其实,学技术没有捷径可走,只要坚持,你终会发现那些辛劳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总结自己过去一年多以来的经验,他如是说道。

       晚上聊天时,问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,他笑着说,对象都还没着落呢……对于年轻的一代工程人而言,成家似乎正在成为越来越亟待解决的问题。